快捷搜索:  

暴风集团无力还债 光大浸鑫又一中间级仲裁案结果落地

本报记者万佳丽上海报道

因创始人冯鑫被捕、暴风集团债务爆雷,为MPS(欧洲著名体育传媒公司)项目提供融资52亿元的光大浸鑫基金陷入旋涡当中。如今,暴风集团无力还债,光大浸鑫各投资方更多将仲裁或诉讼对准光大证券。光大证券于2019年年报中曾披露,总额52亿元的浸鑫基金的中间级投资人嘉兴招源涌津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招源涌津”)以私募股权投资合同纠纷为由向光大浸辉提起仲裁。

日前,《中国经营报》记者获悉,这一仲裁有了初步结果。案件相关人士向记者透露,5月20日,上海仲裁庭对招源涌津提起的上述仲裁做出了裁决,裁决结果对申请人的大部分仲裁请求予以了支持。“目前,招源涌津正在准备对广大相关公司提起诉讼的方案,方案基本确定,未来还将进一步提起诉讼,要求光大相关公司履行兜底等义务。”

截至发稿,记者未收到光大证券方面的回复。

招源涌津仲裁请求获支持

2016年3月31日,上海君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君富投资”)成立招源涌津,规模为6.005亿元,全部认购光大浸鑫投资份额。

君富投资在招源涌津中担任执行事务合伙人,出资为50万元,其余6名合伙人包括嘉兴君大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嘉兴君大”)、上海霖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云南省国有资本运营和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上海常春藤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武汉工投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和上海衡石财富投资有限公司,投资金额分别是1.97亿元、1.5亿元、1亿元、1亿元、5000万元和300万元。

其中嘉兴君大的1.97亿元资金中,有1.127亿元来自钜派投资集团募集的“钜洲海外体育并购基金”,基金管理人是钜洲资产管理(上海)有限公司。而嘉兴君大的股东包括钜洲资产管理(上海)有限公司、北京西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执行事务合伙人君富投资。

钜派投资方面回应记者时表示,今年5月,根据从中间级管理人君富投资聘请的律所处转来关于招津基金申请光大浸辉等知情仲裁结果【(2020)沪贸仲裁字第0380号】,其中关于浸鑫基金财务报告,财务数据,冯鑫、暴风集团出具承诺函和回购协议等7项请求获得支持。

目前,基金管理人君富投资和中间级基金合伙人已形成诉讼方案,并选聘两家律所组成团队,共同推进招津基金处置工作。预计本月可完成法院立案工作。

值得注意的是,原本这6亿元的投资方并不是这6家。

2016年3月28日,君富投资与光大浸辉签订了《资产份额认购协议书》,约定君富投资代表的基金有权认购浸鑫基金中间级资产份额6亿元。

君富投资拿到浸鑫基金6亿元的份额之后,最初是与四川信托达成合作,由四川信托提供资金,但四川信托中途悔约,并支付了君富投资900万元违约金。

四川信托在法庭答辩指出,该公司对君富投资发出要约邀请后,经公司内控部门对该项投资审核,发现该项目无法控制仓位,也无法确立风险点,无法满足彼时银监会对信托资金进入证券投资业务的行业要求,且项目存在预期收益不能标明和上市公司只有经董事会决议和公告后才能担保的两大风险点,最终四川信托决定终止投资。

对于君富投资与四川信托之间的诉讼,成都市中院认为,四川信托应承担违约责任,不过在综合案件情况之下,酌情支持合同约定违约金的30%,即900万元。在支付违约金900万元及7.48万元的案件受理费之外,四川信托即躲过一劫。

而根据君富投资提供的证据,在四川信托放弃投资后,君富投资在紧急情况下找到其他6家机构认购资产份额以完成6亿元的募集额度,并提供了收益补足协议。

仲裁与诉讼

2019年,光大证券与暴风集团因MPS事件被曝光之后,光大证券子公司光大资本、孙公司光大浸辉先后被优先级合伙人华瑞银行、中间级有限合伙人恒祥投资、招商银行等提起诉讼或仲裁。

此前,光大证券已经披露华瑞银行和恒祥投资这两起仲裁的结果。

5月11日,光大证券披露下属孙公司相关仲裁进展称,近日光大浸辉收到上海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裁决书,裁决被申请人光大浸辉支付申请人上海华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投资本金4亿元及相应预期收益、律师费、仲裁费等相关费用。

4月30日,光大证券披露的另一起仲裁进展显示,上海国际仲裁中心裁决被申请人光大浸辉、暴风(天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群畅金融服务有限公司支付申请人恒祥投资的投资本金1.5亿元及相应预期收益、律师费、仲裁费等相关费用。

而根据案件相关人士透露,目前招源涌津向光大浸辉提起的仲裁也已经获得仲裁庭支持,下一步还将提起诉讼。

MPS整个项目总金额达到52亿元,其中,优先级招商银行出资28亿元,中间级招源涌津出资6亿元。相比中间级招源涌津,招商银行的动作更快一点。

2019年5月底,招商银行在上海金融法院对光大资本提起诉讼,要求光大资本履行相关差额补足义务,诉讼金额约为34.89亿元,并对光大资本及其子公司名下相关银行账户、股权及基金份额申请财产保全,合计接近44亿元。

在风险爆发后,光大证券已对MPS事件造成的亏损进行了计提。

光大证券2018年度计提预计负债14亿元,对相应的股权投资和应收款项计提资产减值准备1.21亿元,减少2018年度合并净利润约11.41亿元。在2018年实现77亿元营收的情况下,光大证券2018年净利润仅有1.03亿元。

在2019年,光大证券对该项目再次进行了16.11亿元的大笔计提。2019年年报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光大证券累计确认预计负债30.11亿元。

(责任编辑:田云绯)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仲裁,信托,光大证券,四川信托,投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